差30歲!21歲非洲女孩「遠嫁農村丈夫」 與兒子「同上幼兒園」兩混血兒子顏值引熱議

2017年,明嘎的父親盛情邀請邀請老闆程小建,到自己家來喝自釀的玉米酒。為了感謝程小建給他一份工作,讓他能夠養活一家老小。

程小建獨自一人在非洲打工,沒有朋友,下班之後無聊就跟著他一起回家。 這也是程小建和妻子明嘎第一次相遇,也給彼此留下來深刻的印象。

明嘎和程小建的結婚照

誰也沒有想到,正是這次聚餐,改變了明嘎的命運。

1年後,一個非洲姑娘遠嫁到河南焦作的小縣城裡,丈夫比她大29歲,兩人還生下了2個兒子, 如今他們的生活怎麼樣了?

明嘎和丈夫結婚照

非洲姑娘生活辛酸,遇到丈夫改變人生

1999年,明嘎出生在非洲安哥拉墨西科的農村。安哥拉這個國家並不富裕,明嘎小時候都還在打仗。很多叔叔和哥哥都犧牲在戰場上,只留下女人在家。

安哥拉內戰時期

所以造成女人的數量比男人多,男人的地位比女人高。偏遠鄉下都是實行一夫多妻制,男人都是高高在上的。只需要在農忙時候干農活,家務活一律丟給女人。

他們沒有責任心,手上有錢了也不會交給妻子,看著家裡人餓肚子也不管,只管自己抽煙喝酒玩樂。 妻子則是需要照顧孩子、做飯、打水、掙錢,什麼事情都要做。

非洲姑娘

明嘎的家庭情況也差不多,父母一共生了12個孩子,都沒有送去學校念書。家裡文化最高的就是父親,上過小學2年級,重要的事情都是父親決定。

明嘎的哥哥到了年紀,就要開荒種地,多生孩子,延續下一代。姐姐則是早早就嫁人了,收到最好的彩禮就是一頭羊。

不出意外,明嘎也會過上姐姐們的生活,嫁人之後很快懷孕生產,圍著丈夫和孩子打轉。

明嘎一家人

有時候明嘎甚至想早點嫁人,說不定嫁到有錢的人家,自己還能吃飽。家庭條件實在是太差了,經常吃不飽飯。

家裡常吃的主食就是 木薯,偶爾能吃到一點魚蝦,都是爸爸去河裡捕到的。父親偶爾還會去打獵,改善家裡的生活。

家裡沒有自來水,都需要每天出門去打水,來回8公里的打水路程,明嘎每天都要走上好幾遍。她經常會把打水的木桶頂在頭上,手臂還能休息一下。

非洲打水女人

她都是光腳走路的,不然鞋子磨損太快了。很多人連鞋都買不起,只有有錢的才買得起鞋。

非洲自製鞋子

他們這裡的人都習慣走路了,只有有錢人家才買得起摩托車,大部分的家庭連腳踏車都沒有,只能靠雙腳。走到鎮上要走3個多小時,也沒有人會喊累,大家都是這樣走過來的。

明嘎的父母也不是懶惰,而是 靠天吃飯的非洲農民,想要謀得三餐溫飽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。

2017年程小建的出現,改變了一家14口人的生活。

明嘎的大哥

程小建是來非洲工作的中國建築工人,為了工作方便和個人安全,雇傭了明嘎的爸爸和叔叔當保安。

這份3萬寬扎(相當于人民幣300(約臺幣1350元)的工作,在當地已經算是高薪工作了。並且只是跟著程小建到原始森林砍樹,避免和當地人發生衝突,保護他的安全。


不算是辛苦力氣活,明嘎的爸爸非常感激他能給自己一個機會。 每天都和程小建呆在一起,明嘎父親也對他有了更多的了解。

他人也很好,為了多賺錢就過來非洲打工,從2014年就到了安哥拉。 沖著每個月7000(約31500元臺幣)的工作去了工地,但沒想到遇到無良老闆,幹了半年才給了1400元(6300元臺幣)。

程小建求助無門,加上非洲回國機票要上萬元,打算繼續在非洲打工,多賺點錢再回去。 找到一個比較好的中國老闆,每個月給他7000元工資,他就繼續留下來了。


異國他鄉沒有朋友,唯一能和程小建說說話的,就是明嘎的父親和叔叔。自從跟著明嘎的父親回家吃飯之後,明嘎一家人都和程小建熟了。

此時明嘎年紀正好,年輕漂亮,身材特別好。程小建對她漸漸上了心,

明嘎20歲時候

自己和前妻失婚之後,也是想要再找一個。但是他都 47歲了,回中國沒有哪個女人看得上他。

再加上是農村男人,想要娶媳婦更難。目前長期都呆在非洲這邊,找個中國老婆,聚少離多,兩個人也見不到幾次面。

所以還不如找個非洲老婆,非洲物價低,自己也能負擔起彩禮。

一家四口

在一次聚餐後,程小建提出想要和明嘎結婚,將來帶她回中國生活。明嘎的父親沒有猶豫,直接就答應了。明嘎的母親還有點擔心,女兒跟著他回去中國,會不會被人欺負?

明嘎的父親卻沒有這種顧慮,他很清楚程小建的情況,兩個人關係很親密。人家在家鄉那邊有自建房,在非洲這邊也是高收入人群,而且經常幫助和照顧他們一家人。

人品善良,女兒嫁過去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 至于兩個人29歲的年齡差距,上到明嘎的父親,下到明嘎本人,都沒有任何的意見。


當地很多年紀大的男人,也會娶年紀小很多的女人。所以年齡差距不成問題,明嘎的父親還是想要快點嫁女兒的。

而明嘎母親的反應出乎意料,一直都不同意。認為女兒之後去了中國,人生地不熟,距離非洲那麼遠,發生什麼事情都不知道。畢竟是自己生下來的女兒,難免會擔心。

程小建想要讓岳母打消顧慮,主動掏錢給他們一家人買新衣服,還給錢岳母買菜。看到女婿出手那麼大方,岳母也放下心來,至少女兒跟著她不會吃不起飯。

程小建知道自己把人家閨女帶到那麼遠的地方,之後一家人很難見到一面。出于補償,他主動提出來 給岳父岳母一家蓋個房子

原來明嘎一家住的都是黃土堆成的房子,他想幫忙蓋個 彩鋼瓦房。明嘎一家人當然非常高興,全家老小都過來幫忙。

非洲的房子

忙活了3個多月,3間彩鋼瓦房才建好,這在當地已經是非常好的條件了。至少可以讓他們住上十多年,都不成問題。

除此之外,程小建看在妻子的份上,還給買了 發電機和摩托車。給予了很多物質上的幫助,切實改變了這個家庭貧窮的條件。

明嘎的家人很放心,跟著他一定能過上好日子。他們結婚辦酒席那天,所有人都特別高興。幫忙殺羊擺酒,村裡人也跟著熱熱鬧鬧地吃了一頓。

他們倆的結婚證雖然還沒辦好,但在全村人的見證之下,已經算是確定了夫妻關係了。


結婚沒多久,明嘎就懷孕了,生下了大兒子樂樂。一家人其樂融融,程小建還跟家裡人視訊了,給家裡老人看了孫子。

老人催促他快回家,回來商量點家裡的事情。家裡人也商量下這對小夫妻,未來究竟怎麼辦?

程小建和大兒子樂樂

程小建辭掉了非洲的工作,飛回了中國,留下了明嘎和兒子樂樂。

當時很多流言蜚語都涌過來,說是程小建回家過好日子了,拋下她們娘倆不管了,一走了之了。明嘎年紀還小,沒有經歷過這種事,心裡也擔心會不會被拋下。

不過丈夫程小建還是很守信用的,辦完事之後,馬上又回到非洲。 還帶上了自己積攢多年的積蓄,想要帶她們娘兩回中國。

程小建的母親也很支持

程小建還是很愛明嘎的,就算帶她們兩個回去,機票費用都要花好幾萬,也不在乎。已經徵求家人同意,帶足了錢財,準備買機票辦手續。

非洲這邊的環境不適合孩子成長,程小建已經離家多年,也想回國發展。

明嘎家人知道他們要離開,還是非常捨不得的。但是他們知道,中國經濟非常發達,明嘎去到中國會有更好的生活,他們希望明嘎能夠過得更好。

2019年10月,明嘎的父親送女兒和女婿到了機場, 這一次分開,就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見面。明嘎最後和父親招了招手,面對未來的生活,她也充滿了迷茫和擔憂。


距離家鄉山長水遠,遠離熟悉的環境。 從未去過中國的她,唯一能夠依靠的就只有丈夫了。

非洲姑娘定居河南,跟著孩子上幼兒園

從落地廣州那一刻,明嘎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景象,從沒有見過的機場、捷運、火車站……

大街上能夠看到的都是黃皮膚,只有她一個人是顯眼的黑皮膚。 大家都很好奇打量她,甚至拍婚紗照的時候還被留下來當樣板。

來了中國愛上打扮

跟著丈夫回到焦作小縣城的村裡,村裡人看她的眼神也是很好奇。她一點點熟悉這個地方,未來或許都要生活在這裡了。 跟著婆婆學炒菜、烙餅,跟著公公學騎電動車。

這一切都讓明嘎感覺如此新鮮,每天都充滿激情和活力。她甚至還學會了不少本地方言,出門買東西都不成問題。當她已經完全熟悉了農村生活之後,無聊和寂寞又困擾著她。

沒有同齡的朋友聊天,人家大部分外出打工,只有過年才回來一趟。或者每天都要忙著去上班,也沒空和她聊天。

而明嘎的生活每天都是重復接送孩子、做家務,很多自己空閑的時間。

丈夫教她學中文

2020年5月,她生下老二 培恩。生活都圍繞著孩子打轉,丈夫也會定期給她打錢,公婆也會幫忙照顧孩子。她每天都不需要幹活了,還長胖了十幾斤。

這是她以前夢想的生活,但是卻感覺很無聊。丈夫忙著賺錢,她不會中文,也沒有辦法找工作。 為了能夠打發時間,學點中文,她居然跟著孩子一起報名了幼兒園。

幼兒園裡面最大的孩子

跟著幼兒園老師,學會了不少中文和數學,也會使用智慧型手機。沒事還能刷刷視訊,看看新聞,打發時間。

她也想找份工作, 但是她連小學都沒上過,中文也不流利,找不到合適的工作。

偶然之下她把自己的經歷都發到了網上,認識了幾個說葡萄牙語的非洲姐妹。有了朋友,生活也不算難熬。

帶孩子的日常

她只希望能夠好好照顧2個兒子,讓孩子好好學習,畢業后找個好工作。自己也會不斷學習中文,希望能找份工作,分擔丈夫的壓力。

明嘎是個樸實的非洲女孩,嫁給丈夫改變了她的命運。如果不是丈夫,可能她這一輩子都還困在非洲農村裡,每天過著食不果腹,辛苦幹活的生活。

非洲辛苦工作的婦女

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, 雖然明嘎知道自己在中國的生活,其實並不是十全十美的。

沒有朋友,沒有工作,經常會感覺無聊。和丈夫年紀相差比較大,加上語言不通的問題,溝通也有一定障礙,沒有共同話題。

而且家裡的事情都是丈夫拿主意,她沒有收入,只能依附于丈夫。 丈夫和他前妻生的長子要結婚,女方要求要有房子,丈夫直接把名下的3層自建房都給了長子。

沒有和明嘎商量,帶著她和2個兒子搬出去住,一家人擠在1500元(6750元臺幣)的出租房裡。程小建還打算好好工作,能夠買塊地皮,再建個房子養老。

夫妻倆的負擔也不輕,前幾年老人生病住院,夫妻倆為了給老人治病,欠了10多萬(45萬臺幣左右),現在才差不多還完。這都是靠程小建在工地打零工,一點點還完的。

夫妻倆的壓力也不小,所以明嘎才想找份工作,減輕家庭的負擔,也好給兩個兒子攢點錢。

她從沒有想過回到非洲,她見識到中國的發達,更加不想要回去落後的家鄉。知道回去之後,她所面臨的生活環境更差,現在的生活還算是能夠過下去的。

明嘎只是偶爾會感慨, 什麼時候非洲才能像中國一樣呢?什麼時候非洲的農村女孩能夠每天打扮自己,不用疲于生計呢?


她很幸運遇到了自己的丈夫,雖然年紀比自己大,但是卻是一個非常負責任的男人, 很多非洲農村女孩還沒有這份幸運。

一家四口

圖片來源于網路,如有侵權,聯繫刪除。


文章參考:


用戶評論